UZI是

  嗯,左思右想,最终还是决定维持愚直莽勇,给它走到走不动为止,毕竟我
就只懂得这种粗劣的方法去支持我觉得我喜欢的东西了,总比其他自称高人选择
冷眼旁观来得有意义

  ジーっとしてても,ドーにもならない(耸肩

  然后就是还债(?)时间,这次是四合院用的文章,顺道清掉最后一篇陌生
网友的委託文……至于某地的列图嘛,慢慢来吧,虽然我深感只想跳海,可是反
正生前能完成就一切OK……吧?

  又,因为是现代文,手感微妙,有误勿怪

  接下来目标先放在完稿量150篇吧,这样子应该可以追上老大了



  老样子转盗请留全尸&别乱改排版,谢谢


====   ====    =====    ====   ====


  败类不管在甚幺地方都有,被视为社会缩影的学校自然亦是。

  这所沿海学校是县内首屈一指的学府,可以说是专门侍奉权富子弟以及天资
聪颖的资优生而建的专院也不为过;然而,这并不影响它品质参差的问题,在这
里要是没依附上形成势力的小圈子,就算再有才干也只有被淩虐一途。

  孙曙穹也不例外。

  自小被人用浑名『穷鼠』称呼的他自小因为家境贫困而难保温饱,营养失衡
的结果令他的身高连国中生都比不上,也没能建立起自信。

  在老哥照殇死于天灾之后,父母就严厉地催迫他的课业,让他用相对差劣的
名次——虽然本届倒数第三仍然足够屌打外面大群资优——成功升读。

  而供养他的父母在去年车祸后只留下了允许他继续生活的些许遗产,以及本
来是生日礼物的贝壳手环,孙曙穹真正地变为孤身一人。

  但是,这不改他被霸淩的事实。

  「噗啊!」

  「喂喂喂,快点死啊,老子接下来还得去联谊OK?」

  「是啊,你就早些过主……啊!」

  想像不出是学生该有的粗暴,拳打脚踢甚至是木棒都祭出来,被堵死在暗巷
的孙曙穹只能一直挨揍。

  长相不能说是良好的嘴脸已经被揍了个鼻青脸肿,衣服下的好几个部份浮起
大片瘀青色,他被四五个高壮的学生揍得毫无还手之力。

  「哎呀,怎幺会有老鼠在这里~?」

  「小雅雅不用害怕,哥替你赶走这臭鼠!」

  耳朵传来了不止一次听到的女孩嗓音,孙曙穹模糊起来的视界看到了那个仍
然漂亮的女孩。

  女孩有着漂亮的波浪黑髮,身上轻巧的连身短裙跟时髦的泡泡袜令人难以想
像其大学生的身份,只能以波涛汹涌来形容的上半身在谈吐间轻轻摇晃。

  女孩的名字是靳诗雅,是靳氏企业的掌上明珠。

  父母经营的企流兼具物流跟造船两大产业,让她养成了出手豪迈花钱不眨眼
的习惯,在校内有不少为此追随着她的跟班,势力更是难以形容的大。

  有传言说,哪怕是校长都要让她三分。

  「啊,可别让他抬头喔~不然他又要偷拍人家的小裤裤了~」

  「甚幺!你这没用的垃圾!」

  「不,噗咳,噗啊!」

  没有允许孙曙穹回应的空间,他的话只吐出第一个字就被靴子堵回胃袋。

  眼角,背脊,大腿,后脑。

  身体多个部份被一下下的又踩又踢,让他只能蜷缩起来保护头脸。






  虽然身为秀才,但是孙曙穹在这里只是跟普通学生没两样。

  不是权贵出身,也没有富家血统,相对平凡的他在入学一个月后惹出的意外
让他被推到了再也糟糕不过的生活。

  本来只是想自拍入学照跟父母报平安,可是他完全没想到这幺一拍居然拍到
了靳诗雅的裙下风光,也因此被逮个正着,最要命的是他都不知道自己为甚幺会
鬼使神差的拍到人家裙底,但是证据确凿他也没法脱罪。

  虽然已经当场就屈服于群众压力以及她的权势跪地道歉,但是靳诗雅完全没
放过他的打算,让跟班们『请』他到厕所,用拳头好好的铁血指导了一顿,而他
的手机以及随身物品,也被靳诗雅在眼前一个个的摔到稀巴烂。

  就算孙曙穹再怎样哭叫恳求,她也没有让他父母的遗物保住完整。

  哪怕想要反抗,被几个壮男压得死死的他亦没有任何能耐挣扎,只能任由她
对自己烙狠话,以及用那对高跟鞋踩在脸上。

  他永远都记得尖尖的脚跟刺进眼球的痛。

  ——从医院出来,他除了失去一只眼睛之外,也失去了学生生活。

  朝夕间,他在这学校的人际关係在种种混杂了谣传的流言底下,直接落到冰
点以下。

  哪怕心底不止一次嘲弄过那群跟班只有国中生程度的智慧去搞甚幺霸淩,他
仍然没办法阻止同窗们一个接一个离自己而去;上一个在公众前维护孙曙穹的女
同学不出三天就『被』自主退学,甚至有传言说她全家都被卖到了孟加拉当肉奴
隶甚幺的。

  这莫名的前车之鉴令孙曙穹身边的同学们不约而同退避三舍。






  跟班们在雨开始下起来时快速的鸟兽散,留下被痛揍不知第几顿的孙曙穹。

  拖着伤疲交加的身体,他踉跄地往某个地方踱步,在途中遇到的师生甚至同
学也很不自然地别过脸去,不跟他的视线有所接触。

  他当然知道那是孙曙穹的『指示』。

  花了点时间,他来到了图书馆,也是他唯一能安心的地方。

  才子才女们都会租借研讨室或是温习室进行苦修,只打算混个毕业证书的富
豪子弟也不会踏足这里,平常只会盘点藏书量的司书也不怎幺管事,让他这种贫
苦学生能够栖身于此。

  熟练地来到了最角落的私室,孙曙穹整个人躺在地板上喘息起来。

  「……怎幺?又被找上门?」

  「废话……!」

  「凡人……来,坐好。」

  坐在位子,以冷淡眼神打量着他的肥胖青年将手上的绷带跟敷料递出。

  这个肥肥的家伙叫陆寅贾,是他在校内硕果仅存的朋友。

  据他所说,靳诗雅去年把他準备了好久的实验完全搞砸了,害他没法用最高
成绩毕业,所以决定甚幺都对着干;当然,孙曙穹没法判断这个全校第一的资优
生是否在唬扯,但是看着那对灵动清澈的眼睛,不知怎的总觉得他可以信任。

  「后天,三栋化验室。」

  「啥,都考试了你还弄甚幺鬼实验?」

  「少管。」

  以一周当一次助手为代价,孙曙穹协助陆寅贾的毕论实验,藉此换取微薄的
生活费。

  就算实验中用了好些在法律上不对劲的玩意,甚至连实验内容是甚幺他都没
说,孙曙穹仍然在当他的助手;虽然实际作了甚幺都没能记住,可是毕竟他受人
钱财,对方也是半个恩人,孙曙穹亦没再追究。

  连这家伙念哪班哪科他都没问过。

  草草包扎了一下,孙曙穹便从包包中拿出面目全非的饭团,準备品尝这唯一
的晚餐。

  「……喂,孙老鼠。」

  「怎幺了啊肥面摊。」

  他望向校内唯一会叫出自己姓氏的胖子。

  「…………来宿舍替我消化泡麵,我吃不完。」

  「……哈!」

  孙曙穹不禁失笑。

  无疑,这个肥面摊谜题多多,可是终究是对他伸出援手的人,也是他在校内
唯一的朋友,对这家伙的行事便没有多作过问。

  就只有陆寅贾不会顾忌他身上的传言,或者对他因为伤疤而更为丑陋的颜面
作出任何负面反应,把他当成普通的同学看待。

  他很珍视这硕果仅存的友情。


    *******    *****    *******


  三日后,孙曙穹如约来到了三栋地下二楼的化验室。

  幸运的是,在途中虽然被靳诗雅给逮到,她身旁却没有跟班,让他成功的逃
脱开去;要是又被那群肌肉棒子给抓到,他就真的要揍到住院三月出不来了。

  也许是今天休假没其他人,平常热闹的三栋很幽静,让孙曙穹的脚步回音显
得更加清晰。

  戴上口罩,来到了化验室的他马上便嗅到阵阵难以名状的恶臭。

  「哇赛,你在研究甚幺鬼玩意?腌鲱酵鲨鼬鼠的混合物吗?」

  差点害他把早餐都呕出来的异味令孙曙穹没法按捺,开口就是狠话一喷。

  幸运的是排气系统正常运作,让恶臭很快就消散开去,他也才敢走进化验室
里面找那个肥肥的背影。

  「来了吗?这个,倒那边,还有那个。」

  也没理会孙曙穹的表情,陆寅贾指了指桌子上好几个烧瓶跟试管。

  知道这面摊进入了研究模式之后便是六亲不认,他被那双灵亮的眼睛盯了好
一会之后也只能顺从地协助实验。

  忙这忙那,弄这弄那,折腾了好一会儿——三度跑出恶臭时他要不是被这肥
仔抓住老早逃出化验室——之后,陆寅贾才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开始他细地观察
精炼出来的药液。

  孙曙穹望着那好像混了墨水的杂菜汁般的玩意,马上就联想到那要杀人似的
异质气味,险些呕出来。

  又摇又测,作了好几次测试似的动作之后,陆寅贾才小心翼翼地将药液倒进
了一个喷雾瓶中。

  「……这是甚幺玩意?」

  孙曙穹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这个——」

  「找到你了死穷鼠!啊,你不就是陆寅贾吗!」

  突兀的声音打断了陆寅贾的解释。

  望向不知何时被拉开的大门,孙曙穹就看到了靳诗雅一脸羞怒的表情,敢情
是尾随着自己追到了这里。

  东张西望,她很快就好像发现甚幺似的,大叫着走向他们。

  「你跟这死穷鼠原来是一伙来着!啊,我懂啦,难不成他偷拍我的裙底也是
你指使的对吧!就是因为你一直想——」

  她的声音没能继续下去。

  毫不犹豫地将手上的喷雾瓶指向靳诗雅的颜面,他把药液都喷到她脸上。

  「喂你——」

  「——闭嘴,睡去。」

  孙曙穹仍然惊讶。

  最初他惊讶是因为这肥面摊居然把化验品对人喷,可是接下来靳诗雅的声音
跟动作一起停下来的时候,他便更加惊讶。

  那个向来吱吱喳喳的烦女人居然很听话地闭嘴了。

  「你,你对她作了甚幺……」

  「催眠。」

  「……哈啊?」

  孙曙穹不禁傻眼。

  这种只有小说里才会出现的剧情居然成为了现实,而且就在自己眼前毫无预
警地发生,让他的脑袋根本接受不来。

  可是,被陆寅贾瞪眼盯住一会之后,他就冷静下来接受了现实;靳诗雅的人
都已经好像木偶般呆呆的站着,怎看也不正常,他自然不得不信。

  「接下来你负责。」

  陆寅贾下一句话却又把他的脑袋敲了个晕呼呼。

  「嗄?我负,负责甚幺?」

  「随便…………反正我不喜欢这个人。」

  没有正面回答,陆寅贾将喷雾瓶收回衣袋里,抄起了桌上的记事本就踱步走
向仍然开着的大门。

  他那副俨然真想把一切都置之不管的态度令孙曙穹不禁慌了。

  「矣,等,我要怎幺办啊!?」

  孙曙穹叫喊着。

  不单因为突兀场面带来的紧张感,某种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的冲动亦在此刻从
他心底涌溢出来。

  「随便你……反正你想对她这样做很久了不是?」

  看着陆寅贾那双令人没法移开视线的眼睛,孙曙穹不禁呆然。

  他那句话彷彿深深投进心底一样,令孙曙穹完全没法回嘴。






  大门被关上的时候,孙曙穹仍然陷入了错愕之中。

  他不禁把视线投向了双眼翻白,棒立原地的靳诗雅。

  如那个肥面摊所说,他真的很不喜欢这个娇蛮任性而且高傲的大小姐,那把
平民当狗看的典型态度也好,不允许他解释就胡乱『定罪』的暴行也好,都让他
对靳诗雅留下了相当差劣的印象。

  另一方面,孙曙穹没法不承认靳诗雅是个很漂亮的女孩。

  不逊色于任何模特的高佻身材,充满青春肉感的丰满娇躯,以及那对在各式
长短袜配衬下更显修长白晢的美腿,都吸引了不少目光,孙曙穹也不例外。

  孙曙穹不禁嚥了一下口水。

  他只感到心脏用力地呯呯乱跳,手足跟脑袋也传来阵阵微烫,心底的某种难
言冲动已经没法再按捺下去。

  ——随便你。

  陆寅贾的声音在脑海里不自然地迴响起来。

  平常被欺压霸淩甚至毒打,种种使他被逼着屈从的大小事情,在孙曙穹胸口
点燃了一道无法压抑的火。

  他甚至感到眼罩下的伤口开始疼痛起来。

  ——反正你想对她这样做很久了不是?

  陆寅贾的声音彷彿回音一样反覆在他耳边响起。

  蓄积下来的不满跟怨气,加上旧伤的幻痛在冲动间失控,让孙曙穹很快就放
弃了思考;这个唯一的好友是可以信任的人,那他似乎没有应该犹豫的地方。

  想到陆寅贾说她被催眠了甚幺的,孙曙穹慢慢开口。

  「你……你听到我的声音吗?」

  「…………听得到……」

  听到靳诗雅的回答后,他不禁颤了一下。

  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她那个跟预想相同的回答。

  虽然知识只是从毛片子以及小黄书里面学回来的歪错东西,但是孙曙穹知道
靳诗雅不可能会这样回答他的问题,即使会回应也没可能是这种半睡半醒,毫无
起伏的声音。

  他开始相信陆寅贾没有说谎了。

  「你现在感觉怎样?」

  「…………很舒服……」

  「那幺……那幺,你现在会坐在很软很软的沙发上面。」

  想了想,他二话不说将招待来宾用的沙发挪了过来,让她的身体倒在上面。

  跟他想像的一样,靳诗雅在躺上沙发时,眼皮看起来比刚刚更加放鬆,没有
力度似的低垂着。

  「你感到全身很舒服,然后会集中享受这份感觉……」

  「…………集中……享受感觉……」

  她在孙曙穹的耳语间嘤咛着,身体多处的肌肉也随之鬆弛。

  闭合的嘴唇微微张开,呼出阵阵轻弱吐息的靳诗雅逐渐让身体陷在沙发里。

  「对了,集中,并且放鬆……继续集中,然后继续放鬆……」

  「…………集中…………放鬆……」

  孙曙穹的声音逐渐跟她的呼吸节奏同步起来。

  肩膀逐渐软垂下来,彷彿失去抵抗重力的力气般,靳诗雅的软摊姿势变得更
加自然,让娇躯放鬆起来。

  唯一证明着她残存意识的,只有那不时轻颤的眼皮。

  「你感到身体轻飘飘的……所以你会更加轻鬆,更加放鬆……集中,继续放
鬆,不要提起力气……」

  「………………集中……放鬆……」

  沈寂的化验室里只有靳诗雅的梦呓。

  下颚完全鬆弛,微绽的小嘴因此张开,唾液从嘴角稍稍溢出,她的肢体彷彿
变成了软体动物一样毫无仪态地摊摆出来。

  脸颊彷彿缺氧般泛起微红,靳诗雅的意识已经在药物跟诱导的影响下陷入了
彷彿无限深渊的美梦中。

  这份倒错的成功感,令孙曙穹不禁硬了。

  于是他决定再加把劲。

  「感受我的手,你会更加放鬆…………集中,放鬆……」

  「…………集中………………放鬆……」

  本来仍有些许抽搐反应的小腿,在他的手掌抚摸之后陷入了竭止。

  这个反应令孙曙穹不禁信心大增。

  「然后是大腿…………小腹……手臂跟肩膀……」

  「…………啊……」

  靳诗雅吐出了因为完全鬆弛而变得舒爽的声音。

  「感受我,集中,放鬆……对,就是这样……」

  「………………啊…………啊啊……」

  从腿到腰,由腰至腹,从腹到腕,由腕到肩,最后直到颈额后脑。

  孙曙穹小心翼翼地挪动手掌,令她的身心随着那愉爽的吐气跟颤抖陷入了无
从摆脱的放鬆之中。

  连稳住脑袋的颈椎也失去了力气,靳诗雅的身体终于完全陷进了沙发。

  孙曙穹在自己也不相信的情况下完成了一个催眠导入的过程。

  他甚至没弄懂自己怎幺能如忘沈稳冷静。

  「那幺……」

  孙曙穹也清楚小说不是现实,不可能有甚幺一晚就完成催眠的事情,所以他
很快就决定要为自己作一个片语当入侵用的后门。

  虽然不知道为甚幺会冒出这样的念头,但是想到自己可以对这高傲娇蛮的大
小姐报复,他就不再管这些小事了。

  「你现在是不是很放鬆?」

  「…………是……」

  「你很放鬆,所以很舒服,是不是?」

  「…………是……很舒服……」

  靳诗雅的声音彷彿正在美梦中辗转反侧似的,不愿醒来的沈浊呢喃。

  「从现在开始,只要我碰着你的身体说『印加食蚁兽』这句话的时候,你就
会记起这份感觉,自然地完全放鬆下来……集中,放鬆,然后服从……懂吗?」

  「…………印加……食蚁兽…………」

  听到她重複低念着片语,孙曙穹仍然耐着性子在她耳边反覆说了好几次同样
的指令,以确保诱导能够成立。

  也不知道自己到底重複了几次,他花了好久好久才停下这个行动。

  「当你醒来后,你不会记起这件事,可是我的指示会深深刻在你的心底,你
即使意识不到亦会完全服从,因为这样子你才能够放鬆以及舒服……是不是?」

  「…………是……」

  「当我数三声然后弹响指时,你就会清醒过来,变回平常的样子……可是你
仍然会服从我的指示,就算想不起来都会服从……对不对?」

  「…………对…………」

  孙曙穹有点紧张地站了起来。

  「一,二……三!」

  「……——」

  靳诗雅有点茫然地睁开眼睛,打量四周,似乎不太理解自己身处的状况。

  这个跟各方资讯都相当符合的反应令孙曙穹的底气再厚了两分。

  「……死穷鼠!你怎幺会在这里!陆寅贾那肥猪逃到哪里去了,我还有事情
找他算帐!」

  然而,在看到站在旁边的孙曙穹时,她就马上回复了平常的态度,对他吐出
了不带任何礼貌跟迟疑的语句。

  那副跟平常没两样的脸嘴直让孙曙穹不禁为之语塞。

  「不对,反正你们私自擅用化验室足够让校长把你们踹出去了,我才不需要
理会那个肥仔在哪里!你们就等着滚出去吧!」

  似乎想到了甚幺很重要的东西,靳诗雅快步走向大门。

  见状,孙曙穹想也不想就伸出手抓住了她的肩膀。

  「你干甚幺!快点放——」

  「印,印加食蚁兽!」

  「——」

  这是孙曙穹第一次在这幺近的距离看到靳诗雅的表情如此多变。

  「——…………」

  轻碎的愕然被彷彿从上披掩而落的弛缓感遮盖,本来紧绷着的表情从双眼到
嘴巴快速的放鬆下来,因为激动而微红的耳根也彷彿随之乏力软垂般。

  下一秒,随着她从尖锐变成柔顺的眼神泛起空洞,靳诗雅陷入了无法以言语
描述的茫然中。

  整个人都好像断线木偶般呆呆地直立在原地,她只是用涣散的目光盯着前方
只有灭火筒跟镜子的墙壁。

  镜子倒映出来的,除了是她自己那副无助地陷入恍惚的模样,以及在其身后
露出邪异笑容的孙曙穹。

  此刻,孙曙穹对催眠指示完全没再抱有疑问。

  那幺,接下来该作甚幺,他似乎也已经心里有数。






  靳诗雅有点茫然的睁开眼睛。

  很快,她就发现自己身上很多东西都不对劲了。

  刚刚还是待在化验室的她,现在居然身处一个陌生的房间;房间彷彿很久没
被打扫过似的,而且显得有些老旧跟穷酸,绝对不是她会待的地方。

  更诡异的是她身上的衣服几乎都不翼而飞,余下的只有胸罩跟丁字裤。

  「这……这是甚幺事啊……」

  「嘿,醒来了吗?」

  沙哑的声音让靳诗雅很快就朝房间的一角望过去。

  然后,她就看到了某个很熟悉却很不堪入目,又瘦又矮的男孩正坐在椅子上
用不怀好意的眼神打量着她。

  「死穷鼠!你怎幺会在这里!我,你,你对我作甚幺了!」

  急怒交加的叫喊着,她随即想起了自己的状况,慌忙用双手遮住自己的胸脯
跟下半身,然后开始往后退离。

  左右飘挪的视线一看到另一侧的木门时,她想也不想就站起身子。

  「『请』停下。」

  然后,靳诗雅便保持着想跑的姿势竭止。

  「咦……?」

  靳诗雅呆住了。

  莫说提不起力气挪动身体任何一个部位,她现在的手脚就好像铁铸似的动也
不动,仍然是那副正準备摆动手足奔跑的模样。

  她维持着这姿势,却连丁点颤抖都没有。

  「『请』放下手脚,然后『请』慢慢来到我前面,再『请』用双手拍在腰侧
站直……真危险啊刚刚。」

  「咦,甚,咦……!?」

  靳诗雅的错愕更加浓烈。

  她上一秒还完全没法动弹的手脚,竟然在听到孙曙穹的声音后,就麻利地低
垂下来,更用紧贴着腰腿的方式夹住身体两侧,笔直的站在他面前。

  她就这样让不允外人窥看的肌肤都暴露在他的眼底了。

  「别,别看!死穷鼠,你到底对我作了甚幺!」

  靳诗雅并不愚笨,所以很快就知道这是孙曙穹作的好事。

  「识趣的话现在就放了我,我还会让你好过那幺一点!」

  对他投以倔强的视线,她怒气沖沖的叫喊着,继续尝试挣扎让身体自由。

  然而,孙曙穹并没有跟平常一样露出那副让她感到噁心的惊疑表情,而是换
上了难以形容的狰狞神色。

  那副彷彿有甚幺血海深仇似的模样,让她忽然叫喊不下去了。

  「『请』跪下。」

  她的膝盖同时重重撞在舖满瓷砖的地板上。

  「痛……!」

  「『请』叩头。」

  「你说甚……啊,痛!不,怎幺……噫啊!」

  没有允许作出反抗的余地,靳诗雅的脑袋在他的语句间不断用力往下撞在地
板上面,不断对他致敬似的叩首。

  叩、叩、叩。

  一次,两次,三次……靳诗雅没办法停下那让自己脑袋胀痛起来的行动。

  「痛!不,噫啊!不要!啊,好痛!好痛啊!」

  她看不到孙曙穹的样子,更看不到他的表情。

  昏暗的斗室里,只有靳诗雅的叩头声不断响着,直到她额头在不知第几次重
叩下开始冒血,也没任何竭止的先兆。

  「『请』停下。」

  直到孙曙穹的声音响起,她才能够中断自己的动作。

  保持着跪地的姿势,靳诗雅按着疼痛不已的脑袋,用惊恐的目光打量前面的
矮小男孩。

  她弄不懂这个只是被她用来打发时间的玩物到底对自己作了甚幺。

  「知道错了吗?诗雅。」

  然而,靳诗雅没法接纳他的嘴脸。

  那副因为洋洋得意而更显歪斜噁心的表情,令她只想作呕。

  「错……错甚幺错!我警告你,不快点放了我的话,我的保镖们很快——」

  「『请』用力叩头。」

  脑袋冲来的剧痛跟冲击,险些令她昏过去。

  失去自主的身体开始发疯了一样向着地板不断上下摆动,完全没顾及感受似
的用力猛叩在瓷砖上。

  「不,痛,啊,不要,住——」

  「『请』闭嘴!」

  靳诗雅失去了说话的权力。

  嘴巴好像被焊起来一样紧紧贴合,她的身体正向着孙曙穹疯狂地叩头,不断
响起的叩叩呯呯让房间无法回归沈寂。

  脑袋疼痛得已经没法继续思考下去,靳诗雅的额头继续敲打着瓷砖。

  头昏脑胀,眼冒金星,甚至感到天旋地转,她的意识随即——

  「『请』清醒。」

  「——啊啊啊啊!」

  随即在孙曙穹的命令下好像刚起床一样重新回复清醒。

  要是旅行那天没把他衣裤脱光绑在树上涂满蜂蜜的话,她是不是就不会遇上
这种事情呢?靳诗雅不禁如此想着。

  然而,现实并不允许她落在回忆中。

  「好了,『请』停下……叩头都叩那幺多次,接下来该道歉是不是?」

  没有允许她抬起头,孙曙穹的脚猛地踩落,把她的脸挤在地板。

  彷彿没有洗脑的脚臭,拖鞋独有的低劣塑胶味,以及他用力下踩同时左右磨
拧的感觉,争先恐后地传来。

  「我…………」

  但是,靳诗雅犹豫了。

  自小至今不曾向任何人低头认错的她根本不知道甚幺叫作道歉。

  而且,疼痛佔据了脑袋大半的空间,让靳诗雅没法思考,失去了即时反应的
机会。

  「……好吧。」

  孙曙穹的脚鬆开。

  「『请』继续。」

  「啊——」

  没待靳诗雅回神过来,她的脑袋已经砸在地板上。

  好痛。

  连叫痛的力气也没有,她只能继续用力叩头。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嘴里溢出的呜咽以及眼角的泪痕,是她唯一允许表达自己思考的方式;她身
体的每个部份都彷彿失去了自主般,变成依从眼前那个矮瘦男孩命令的机械。

  「『请』暂停。」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声音才再次响起。

  几乎要在剧痛中失神过去,她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发现脑袋终于没再撞在地板
上面,手脚也回复了自由。

  「啊…………啊啊……」

  摇摇晃晃的坐起身子,靳诗雅下意识的摸向额头,马上便摸到了大片大片的
鲜红,以及接踵而至的疼痛。

  她的眼泪即时决堤。

  「啊,啊啊…………好痛啊……」

  这是靳诗雅人生第一次痛哭,也是她人生第一次被这样吓哭的。

  「『请』住嘴。」

  但是,孙曙穹连她宣洩的权利都剥削掉了。

  在他的指示下,靳诗雅的身体很合作地按住嘴巴,唇舌也死命的僵起,不让
她吐出一丝半分的音量。

  「为了不让你误解甚幺东西,我就先给你看看这玩意吧。」

  说着,孙曙穹拿出手机按了几下,就将画面对着她。

  然后靳诗雅便看见了在录像中拿起电话,仍然穿着便服的自己。

  「我说,我这几日会去闺蜜那里打通霄麻雀,星期一才会回来!对啦,雨嫣
家那里!不不不,别跟着来扫兴啊白癡!啥,绮莉阿姨?就用平常那个藉口混过
去啦!不用管我!」

  录像里的靳诗雅说出她完全没印象的句子。

  但是,那些口吻,以及『她』说出来的理由,都是自己以前翘课跟出国游玩
时最爱用的藉口;在她经年累月的调教下,那些保镖绝对会替她保守秘密,完全
不会追寻她的行蹤。

  至于在另一所学校当校长的阿姨,更加不可能知道她现在的状况。

  靳诗雅是名副其实的求救无门。

  挂断电话后,影片里的『她』就对着镜头开始扭动身体把外套脱下,然后双
手移到了钮扣上面开始将衬衣鬆开。

  她的脸色随之变得无比苍白。

  虽然不知道为甚幺,但是孙曙穹居然能控制她说出这种话,甚至当着他的面
脱衣服,那幺她岂不是完全没反抗的余力了吗?

  「……看来你终于弄懂状况了啊,尊贵的靳大小姐。」

  收起了手机,孙曙穹笑着说。

  「啊……啊啊……」

  那个用拳头强迫他使用的称呼,此刻令靳诗雅感到无比心寒。

  本来已经难以直视,只余下半边眼球的样貌,在孙曙穹那副皮笑肉不笑的表
情下更加扭曲,更加狰狞。

  「不过,我人向来都很好。靳大小姐一定知道吧?我被你们怎样揍都不会还
击的呢。」

  那带笑却完全没传来笑意的声音,令她心折了。

  「对,对不起…………对不起……」

  仍然跪坐的身体只能蜷缩起来,她呢喃着吐出道歉的字句。

  她不想被这家伙『请』去作更加可怕的事。

  「道歉要有诚意,这是靳大小姐你亲自指教我的啊。不是吗?」

  「是……是……!」

  靳诗雅只能顺从地回应。

  要是知道会出现这种事情的话,她发誓她绝对不会一边骂这家伙『道歉时多
给点诚意』一边叫人把他的脑袋踩进堵满臭屎的马桶里。

  为甚幺当时自己看到影片只是在笑,却没想想后果?

  「我为人温和,不会要求你好像我那样吃屎的啦……只不过,咱们文明人要
讲求礼尚往来……你很清楚是不是?」

  「是,是的…………你说得没错……」

  她胆战心惊地附和起来。

  然后,她就看到孙曙穹脱掉裤子,露出下体的模样。

  「我要求很简单的……含,然后吹。」

  就算靳诗雅仍是黄花闺女,在这个资讯发达的年代薰陶下,这种简单好懂的
隐语就算是她这千金小姐都能听懂,更何况不是。

  孙曙穹股间那半垂半硬的肉棒就是答案。

  「我爽了,你回家,咱们互不算帐。OK?」

  「你…………!」

  靳诗雅银牙轻咬。

免责声明:若本站收录的资源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发邮件至:,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Copyright © 2012-2018 ithack.cn. All Rights Reserved.